【关注】李凤娘在历史上是个什么样的人?一生经历如何?

  在封建时期由于男尊女卑思想盛行,女性的地位都比较卑微,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带来历史故事,一起看看吧!

  李后入朝,纯属祖坟冒烟儿。道士皇甫坦被宋高宗恭迎入宫后,先以高明医术治愈韦太后眼疾,又为仙韶甄娘治好瘸腿,由此成为皇家座上宾。在回归峨眉山途中,岳飞部将、庆远节度使李道“闻道士皇甫坦善相人,乃出诸女拜坦。”

  这些女孩儿中,有个鹤立鸡群者,令皇甫坦“惊不敢受拜。”李道介绍:“此女出生之时,一群黑凤凰在营门外盘旋飞舞,久久不散,故下官名之李凤娘。请问先生,此女前途如何?”皇甫坦恭喜他:“此女当母(仪)天下!”

  皇甫坦再次面见宋高宗时,宋高宗已禅位宋孝宗成为太上皇。宋高宗被皇甫坦添油加醋一番忽悠,指示皇孙龚王赵惇立即聘李凤娘为妃,“封荣国夫人,改封定国夫人。”李凤娘乌鸦变凤凰,从将门之女一步登天成为王妃,并生下赵扩。

  其后,李凤娘再次交好运:皇太子不幸病薨。太上皇与宋孝宗商定,将排行第三的赵惇立为太子。李凤娘水涨船高,从王妃变身太子妃。

  (二)册立为后

  身份地位改变,李凤娘的“妒悍”本性依旧。她时常“于高、孝二宫”把太子的身边人数落得一无是处,把自己吹嘘得像圣母般纯洁。宋高宗悔青了肠子,曾对吴皇后直言:“此人是将门之女!根本不配为太子妃!‘吾为皇甫坦所误!’”老公公宋孝宗也多次毫不留情当面训斥她:“作为未来的皇后,你必须效法皇太后,学会如何母仪天下!不然,朕随时可以废了你!”李凤娘嘴上认错,心底却诅咒这几个老家伙早死。

  赵惇当了十八年唯唯诺诺的皇太子,因体质太差病体缠身,生怕尚未尝到做皇帝的滋味便一命呜呼,曾经暗示父皇:“臣胡须开始发白,但不敢使用染胡须药。”宋孝宗听出儿子的弦外之音,不动声色回答:“胡须变白是好事,正好向天下人显出你老成持重,染它干嘛!”赵惇唯唯而退,对父皇充满怨愤。

  宋高宗驾崩,宋孝宗痛不欲生,愿服丧三年,太子赵惇得以参与政事。年余后,心力交瘁的宋孝宗终于交出执掌二十七年的权柄,禅位自称太上皇,定居重华宫。赵惇多年的媳妇熬成婆,即位为宋光宗,太子妃李凤娘被“册为皇后。”

  (三)离间骨肉

  宋孝宗挂念儿子身子骨单薄,又听说儿子被儿媳献上的双手吓出心脏病,千方百计“购得良药”,打算儿子入宫觐见时亲手交给他。有个宦官欲讨好李后,危言耸听告密:“太上皇秘密制作出一大丸药,想趁官家觐见时赏赐他。臣担心万一这是毒药,官家岂不危哉!防人之心不可无啊!”李后派人暗中查看,证实公公的确藏有一颗视若珍宝的药丸,立刻认定必是毒药,对公公陡生怨恨,千方百计阻止丈夫过宫探望公公。

  宋光宗曾独自带嫔妃游览皇家园林,群臣纷纷上奏章劝谏:宋高宗健在时,宋孝宗每次出游,必定毕恭毕敬邀请太上皇同游。如今宋孝宗成了太上皇,宋光宗却只顾自己潇洒,置太上皇于不顾,未免有不孝之嫌。宋光宗看到这些奏章,憋了一肚子气,诡辩:“父皇也有不曾恭请太上皇同游之时”。

  正巧,宋孝宗派太监赐玉杯给儿子。宋光宗正冲群臣发火,“以手颤误触卮于地”,将御杯摔得粉碎。宦官回禀太上皇时,故意隐瞒真相,掐头去尾汇报:“官家才见太上传宣,即大怒碎卮矣!”宋孝宗被气得几乎吐血,父子嫌隙渐生。

  太上皇巡幸东园,宋光宗依惯例理应前去侍奉。李后撺掇丈夫假装公务繁忙而忘记此事,致使太上皇在酒桌上等到花儿都谢了。被李后收买的太监趁机配合演戏,在太上皇等得饥肠辘辘之际,放出几十只土鸡,故意令人“捉之不获”且大喊大叫:“今日捉鸡不着!”原来,杭州俗语把等人吃喝称为“捉鸡”。太监们见宋光宗不给太上皇面子,“故以此激太上怒。”太上皇揣着明白装糊涂,但脸色明显晴转阴。从此,宋光宗以生病为借口不再朝拜太上皇,甚至太上皇驾崩,宋光宗都没出现在父皇丧礼上。

  太上皇曾主动缓和关系,宴请儿子一家三口。李后却撺掇丈夫装病,自己带儿子嘉王赵扩赴宴。酒酣之际,李后趁公公与孙子亲热时,公然“请立嘉王为太子。”宋孝宗因刚禅位儿子,为维护儿子的权威和稳定人心,不愿插手立储之事,坚决“不许。”李后恼羞成怒撒泼:“妾六礼所聘!嘉王,妾亲生也,何为不可?”这番无礼言行惹得“孝宗大怒”,翁媳不欢而散。李后拉着儿子到丈夫面前哭诉,添油加醋说太上皇对他已“有废立意。”宋光宗偏听偏信,一怒之下,从此“遂不朝太上(皇)。”

  重阳节前,宋光宗良心发现,接受群臣“父子至亲,天理昭然。太上之爱陛下,亦犹陛下之爱嘉王。太上春秋高,千秋万岁后,陛下何以见天”建议,答应前往重华宫朝见太上皇。

  重阳节当日一早,“百官班列俟帝出”。李后却在丈夫途经御屏时,深情款款拽住他:“天色冷,官家且进一杯酒。”这突如其来的招数,令“百僚、侍卫相顾莫敢言。”中书舍人陈傅良反应奇快,拉住宋光宗衣角恳请他不要入内。李后将丈夫强迫拉入御屏,怒斥陈傅良“这里甚去处?你秀才们要斫了驴头!”陈傅良只得松手,“下殿恸哭。”李后大发雌威,越俎代庖传旨百官散朝,取消重阳宫之行。

  在李凤娘极力撺掇下,宋光宗“久不朝太上”,致使“中外疑骇”,造成极为恶劣的政治影响。

  (四)鼠目寸光

  李凤娘虽然强悍妒忌,但没有政治野心,与吕后、武则天、刘娥等政治女强人不可同日而语。她关心和在乎的,就是牢牢控制住患有精神病的丈夫。她砍下宫女双手及将情敌轰走或暗杀后,更加飞扬跋扈,赤裸裸地为李氏家族谋福利:“益骄奢,封三代为王,家庙逾制,卫兵多于太庙。后归谒家庙,推恩亲属二十六人、使臣一百七十二人,下至李氏门客,亦奏补官。”

  太上皇从病情加重至驾崩,宋光宗摄于李凤娘淫威,既不前往重华宫嘘寒问暖,甚至在父皇驾崩后,也不去主持丧礼。群臣以其批示“历事岁久,念欲退闲”为由,奏请太皇太后批准,立嘉王赵扩为太子,强迫宋光宗禅位。赵扩百般推脱无效,被迫变身宋宁宗,遵父皇宋光宗为太上皇,母后李凤娘为太皇太后,史称“绍熙内禅”。

  李凤娘,一个将门出身的女子,为何能将南宋三任皇帝搅得鸡犬不宁?

  首先,宋高宗年迈昏庸,误听皇甫坦花言巧语,滥用权力命令皇孙迎娶李凤娘。李凤娘原形毕露后,宋高宗虽噬脐莫及,但不可能越俎代庖指示皇孙废黜皇孙媳,因此为李后擅权埋下祸根。

  其次,宋孝宗虽不时敲打儿子与儿媳,甚至有废除儿媳之意,但因重臣反对而不了了之。宋高宗与宋孝宗两代皇帝的妥协无奈,客观上助长了李后的嚣张气焰和逆反心理。

  再次,李后的丈夫宋光宗不仅在精神和肉体上都是个病秧子,更是历代帝王中罕见的唯媳妇脸色是从的妻管严。

  所以,尽管李凤娘无德无才,但在诸多因素影响下,能把南宋政坛搅得乌烟瘴气,成为史上唯一逼得三个皇帝禅位的奇葩皇后。

  古代帝王,自称奉天承运,自命天子,至高无上。而宋高宗、宋孝宗、宋光宗三代帝王,均被悍妇李凤娘玩弄于股掌之中。由此可见,“男儿当自强”有多重要!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